你的位置:美科科技(北京)有限公司 > 服务项目 >

培养下一代宝可梦训练师,要从娃娃抓起


发布日期:2023-10-10 23:09    点击次数:195

地毯上,迈克·布里奇斯(Mike Bridges)8个月大的儿子芬恩正朝着3只宝可梦毛绒玩具爬过去,分别是妙蛙种子、小火龙和杰尼龟。起初,芬恩拍打着双手慢慢靠近正在眨眼的妙蛙种子,然后又看了一眼面带微笑的杰尼龟,最后却向小火龙伸出了手。

这是布里奇斯在TikTok上发布的一段短视频,吸引了超过220万的观看量。“小伙子选得不错!”一名观众留下评论。

“如果让我选那会是妙蛙种子,但无论如何我们都爱他,支持他。”布里奇斯说。

不知道芬恩长大以后看到自己当时这一幕,会有何感想……

父母往往喜欢记录孩子们人生中的各种初体验,比如第一次蹒跚学步,第一次骑自行车,或者第一次跳舞。有趣的是,近段时间,有的夫妇开始记录一些新东西——孩子挑选的第一只宝可梦。

“宝可梦”品牌诞生至今已有26年历史,与凯蒂猫、米老鼠一样,是世界上最吸金的娱乐IP之一。许多从小就玩“宝可梦”游戏的人,如今已经为人父母。“等芬恩长大些后,我会和他详细地聊聊他最喜欢哪只宝可梦……与父母辈相比,对我们这代人来说,与孩子分享电子游戏这件事已经再正常不过了。”

作为亚洲以外地区管理“宝可梦”品牌的企业,宝可梦国际(The Pokémon Company International)非常清楚,这个系列的粉丝群体已经跨越了几代人,甚至会从祖父母到孙辈。营销副总裁托里尔·多雷尔说,她很高兴看到父母将接力棒传递到孩子手上。此外她还透露,公司正在计划为全年龄段的粉丝提供服务。“目前才刚刚开始,我们会继续让产品变得更多样化,现在还不便透露,但绝对不会忽视粉丝们的需求。”

今年3月,兰迪和斯蒂芬妮·蒂默尔曼夫妇录下了女儿挑选首个宝可梦的视频,然后在TikTok平台发布。这对夫妇并不是为了走红,只想留下那个特殊的时刻。“因为它太可爱了。”斯蒂芬妮说。

兰迪是一位家住弗吉尼亚州东海岸的牧师,在他看来,父母总是喜欢向孩子展示令他们充满激情的爱好。兰迪喜欢宝可梦,而在他小时候,父亲经常带他去钓鱼。

“如今我仍然很喜欢钓鱼,尤其是和爸爸一起。”兰迪说,“我们的女儿是否会像我这样对宝可梦着迷?这并不重要。我们只是希望通过这种方式增进感情。”

上世纪90年代,当“宝可梦”初次在北美亮相,这个拥有动画、卡牌和电子游戏的系列迅速掀起一股热潮,赢得了无数孩子的喜爱。32岁的机修工布莱登·斯特尔回忆,他曾到电影院观看“宝可梦”电影,和其他小朋友结伴收集卡牌,还经常去汉堡王购买“宝可梦”主题的塑料玩具。

布莱登如今成功地将他的爱好传到了孩子们身上

对斯特尔来说,电子游戏一直是他生活中不可或缺的一部分。斯特尔的父亲是一位洗车工人,某天在工作时偶然发现了一台安装了初代“宝可梦”游戏的灰色Game Boy掌机,他从此与游戏结缘……斯特尔透露,童年时家境困难,父亲是个酒鬼,经常见不到人。在这样的家庭环境下,他只能通过玩游戏来消解烦恼。

“我哥和我会走进卧室,拿出Game Boy,躲起来玩‘宝可梦’。对我来说,这是一种逃避现实的方式。”

几年后,斯特尔在念高中时喜欢骑自行车去女朋友金伯利家,和她一起玩GBA掌机上的《宝可梦·蓝宝石》,不过经常被她用“100级的嘟嘟利”打败——嘟嘟利是一只三头鸵鸟,绝招“三重攻击”非常厉害。“当时我们都是高中生,还有很多其他娱乐方式。但只要我到了她家,我俩都会把Game Boy拿出来。”

如今,斯特尔和金伯利已经结婚,育有5个孩子。为了带他们也进入“宝可梦”世界,斯特尔每周都会和9岁的女儿维纳瑟拉玩一两局“宝可梦”集换式卡牌游戏。“虽然听起来可能很老套,但当我们打算生孩子时,这就是我最期待的事情之一。我不仅可以和孩子们一起玩‘宝可梦’游戏,还能分享我的所有兴趣爱好。”

斯特尔的女儿维纳瑟拉在玩“宝可梦”游戏

娜塔莉·瓦多利-卡尼尼家住加拿大多伦多附近,有两个孩子,近段时间正在和4岁大的儿子乔纳森重温《宝可梦》动画。瓦多利-卡尼尼认为,《宝可梦》动画比时下热播的《卡由》《小猪佩奇》等都更好看。小时候,她总是在放学后匆匆跑回家,追着看《宝可梦》动画的最新一集——由于家里没有录像机,一旦没赶上电视台播放的时间,就只能错过了。

不过,《宝可梦》动画片在刚上映时一度引起粉丝和批评人士的愤怒。1997年,据称有数百名日本儿童在观看片中的某个场景后出现癫痫和其他症状,随后被送往医院。媒体当时报道,在那天晚上,东京大约55%的小学生和中学生都观看了《宝可梦》动画片。

在其他国家,“宝可梦”系列也曾引发人们的道德恐慌。在加拿大魁北克省,由于许多孩子想要争夺稀有的“宝可梦”卡牌,校园里发生过一系列抢劫、斗殴甚至持械伤人事件,因此当地教育机构禁止学生们在学校玩这种卡牌游戏。为了缓解作为信众的家长的担忧,梵蒂冈不得不公开表示,1999年上映的首部《宝可梦》电影对孩子们没有任何有害影响。

除了游戏和动画,“宝可梦”周边产品也是吸引孩子们的主要因素之一

2016年夏季,初代《宝可梦》游戏问世近20年后,AR手游《宝可梦GO》风靡全球,再次在全世界掀起了一股“宝可梦”热潮。时至今日,《宝可梦GO》仍然是最受玩家欢迎的手游之一。即便在疫情最严重的时候,这个系列的忠实粉丝仍然在零售商店外排队购买卡包,很多门店后来以安全为由宣布暂时停售“宝可梦”卡牌。

道格拉斯·海恩斯在西雅图度过童年,小时候很少玩“宝可梦”。在海恩斯的记忆中,他的牧师曾带着一个小小的烧烤架到主日学校,让孩子们烧掉手头印着宝可梦的卡牌,理由是,“宝可梦会进化,进化是不好的”。

海恩斯回忆说,与“哈利·波特”“龙与地下城”一样,教会禁止孩子们接触“宝可梦”卡牌,作为替代品,他们为孩子提供描绘“狮穴中的但以理”等场景的《圣经》集换式卡牌。“在90年代的那一天,我无法想象有多少价值不菲的稀有喷火龙卡牌被烧毁。”35岁的海恩斯说,“一想到那件事就想哭。”

20年过去了,如今海恩斯是拉斯维加斯的一位电影制作人,也是4个孩子的父亲。6岁的儿子马克斯几乎每天上午都会叫醒他,让海恩斯在卧室地板上陪他玩“宝可梦”卡牌。海恩斯还说,他经常心血来潮带着儿子去麦当劳买卡。

“和过去相比,我更喜欢宝可梦了,因为作为一种共同的兴趣爱好,它能增进父子俩的感情。再说了,现在让我花5美元买一个‘宝可梦’卡包不算什么大事。”

本文编译自:washingtonpost.com

原文标题:《The kids who grew up on Pokémon are raising trainers of their own》

原作者:Teddy Amenabar



友情链接: